新利体育客户端下载-大疫当前,“为反对而反对”真会害了香港

  环顾整个中国,香港是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地区,可就在这样的形势之下,还有人罔顾市民健康,大搞政治操弄,凡是政府出台的抗疫措施,一律跳出来反对,难道这就是香港需要的反对派?

  近日,面对推出港版健康码——“港康码”的建议,反对派又泼脏水,称“港康码”会出卖香港市民隐私,导致“全民监控”。这样的指责毫无根据。推出“港康码”,可使餐厅等服务业商家精准识别市民健康状况,逐步恢复正常营业,推动经济活动正常化。类似经验在内地防疫中成效显著,并被不少国家借鉴。反对派对此视而不见,颠倒黑白、干扰抗疫,实在令人不齿。

  香港的防疫不能等,抗疫的措施不能慢,不尽快遏制住疫情蔓延,市民的生命健康安全就每时每刻都处于危险之中,恢复经济和改善民生更无从谈起。一些人,尤其是反对派,至今仍对疫情的危害不以为意。从短期看,香港确诊病例仍保持两位数增长,其中很大一部分病例传染源头不明,确诊病例数反弹压力很大。从长期看,香港属于外向型经济,且服务业占大头,疫情造成的社会流动性降低和人员隔离,将对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冲击。近日,港府再次下调对今年全年经济预测,由原来的-4%至-7%调低到-6%至-8%。倘若不断将防疫举措污名化、政治化,延宕疫情防控工作进度,错过最佳时机,恐将对香港经济社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。

  自7月香港暴发第三波疫情以来,反对派何曾真正站在香港市民立场上考虑过问题?他们无视疫情严峻形势,大搞非法游行、非法“初选”,煽动人群上街、造成人员大规模聚集,加剧了病毒人际传播风险。在特区政府积极抗疫、中央政府全心全力支持抗疫之际,他们中的一些人又对内地支援队的专家资质、试剂品质展开攻击。事关香港市民生命健康安全,反对派仍不忘借题发挥,肆意揽炒,将私利凌驾于公益之上,实在令人愤怒。

  在新冠疫情这样的危机时刻,我们更需深思:香港到底需要怎样的反对派?倘若反对派真是为香港好,到底该做些什么?长期以来,香港反对派似乎陷入“为反对而反对”“反对不成所以接着反对”的怪圈之中,将“反对”“否决”作为其存在的唯一目的。去年“修例风波”中,一些反对派政客甚至煽动街头暴力,勾结境外势力,制造政治乱象,企图夺取特区管治权。凡此种种,不仅早已偏离为香港谋发展、为市民谋福祉的初衷,更走上了一条自我堕落的不归路。

  环顾世界,从政者效忠自己的国家,是最基本的政治伦理。一些反对派政客,言必称英国,而英国恰恰是“忠诚反对派”的发源地。按照西方的政治逻辑,所谓“忠诚”,就是指无论身处什么党派,在涉及国家利益的事情上必须作出正确的选择,甚至放下恩怨,与对手共同进退。香港是一个多元社会,谁都可提出不同意见,但“反对”本身有底线和原则,决不能损害国家和香港市民的利益,将社会置于撕裂和动荡之中。

  香港今天遇到的发展困境和民生问题,除了源自“修例风波”和疫情带来的冲击,也存在更深层次的因素。但如果各方不能放下分歧和猜疑,齐心协力控制住疫情,我们就连着手解决深层次问题的机会和条件都没有。我们呼吁包括反对派在内的香港各界,尽快“抛开区分求共对”,不要再在无谓的问题上耗费精力。惟其如此,香港才能尽快走出低谷,走向充满希望的未来。

  苏砥

【编辑:王诗尧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